智聯招聘再掀廣告攻勢 緣何登陸A股卻杳無音信?

要詩與遠方,當然也不能不找工作,這不在網上大談詩與遠方的高曉松今年開始為智聯招聘站臺了,給大家推薦780萬高薪職位。

廣告豪氣十足,卻難破行業困境

與其他平臺相比,智聯招聘在投放廣告上,可謂豪氣十足。高曉松代言的智聯招聘廣告,與其他招聘平臺的點式投放模式不同,在很多地鐵站均有大面積投放。而高曉松本身知名度也高于其他平臺的代言人,成本自然也水漲船高。智聯招聘在廣告上的投入明顯是下了血本。

狂砸廣告,既有對在線招聘市場向好發展的一種預期,同時也反映了在線招聘平臺們的集體焦慮。目前的在線招聘市場群雄割據,競爭激烈,有做分類招聘信息的58同城、百姓網;也有專注于綜合招聘的前程無憂、智聯招聘;還有做垂直招聘主打精英的獵聘網、拉勾網;當然不缺劍走偏鋒的BOSS直聘、大街聘。

看似每個招聘平臺都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然而,各個招聘平臺間的分工并沒那么絕對。更多的應聘者為了能快速找到工作,在多個平臺均有投放簡歷,而應聘者對于平臺的選擇也比較隨機,更多還是看口碑與曝光度。在線招聘平臺自身則是通過獲取大量應聘者簡歷,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向招聘企業收取服務費。在這樣的盈利模式下,自然需要招聘平臺能夠提供足夠、優質的應聘者給招聘單位。

在這群雄割據的在線招聘市場中,獲取優質應聘者就成了平臺發展的關鍵。今年來在線招聘平臺大量廣告投放,也是僧多粥少焦慮的一種表現,招聘界有重演當年“外賣大戰”的趨勢。作為在線招聘市場的龍頭之一,智聯招聘在這方面的焦慮或許會少,但智聯招聘跟風大量投放廣告的背后或另藏深意。

此外,虛假招聘信息也是讓招聘平臺頭疼的問題之一,讓招聘平臺又愛又恨。愛它能給平臺帶來巨額收入,恨它會破壞平臺口碑,增加監管風險,同時也會增加平臺運營成本。而近年來,偽裝成招聘的放貸、P2P等信息已逐漸滲透入各個招聘平臺,對這些信息的甄別與清理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成為招聘平臺成本中的重要一塊。作為行業龍頭的智聯招聘自然也不例外,智聯招聘在這方面的開支也不會少,即使高曉松代言也難破這一困局。

私有化已數年,再資本化仍無消息

除了行業競爭急劇激烈的近憂外,智聯招聘也有遠慮。研究發現,智聯招聘從紐交所私有化退市已經有數年,直至今日再資本化仍無消息。

資料顯示,智聯招聘2014年6月12日在紐交所正式掛牌,股票代碼為“ZPIN”,發行價為每股美國存托股(ADS)13.5美元。智聯招聘的營業收入從現有公開資料來看,自2011年到2016年間均在持續增長,雖然2016年凈利潤出現小幅下滑,但仍有1.8億,與持續虧損的中概股相比,智聯招聘可以說是在美上市公司中的白馬股了。

2016年,SEEK International、高瓴資本以及方源資本等財團所組成的買方團開始了私有化智聯招聘之路。經歷一波三折后,終于在2017年完成了私有化。私有化完成后,紅籌架構ZHAOPIN LIMITED持有智聯招聘90%的股權,北京智聯三珂人才服務有限公司持有剩下的10%股權,截至今日紅籌架構ZHAOPIN LIMITED仍未拆除。

私有化完成后,智聯招聘也從資本市場隱了身,再無資本化相關信息曝出。不過咨詢業內人士了解到,正常的私募股權基金時間周期為“5+2”,投資期5年,退出期2年。

若從2016年1月智聯招聘私有化第一次要約收購算起,截至今日,參與智聯招聘私有化的私募股權基金已成立了3年,還剩“2+2”年的基金周期。目前A股正常IPO時間周期大約在2年左右,拆除紅籌架構進行股份制改革亦需要1年。若智聯招聘遲遲未能再資本化,并購基金或將面臨巨大退出壓力,智聯招聘大股東也有可能需要履行回購私有化股票的義務。

對此,有投資界人士向分析道:“近年來,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估值普遍走低,上市后股價破發時有發生。財團溢價私有化智聯招聘,若再資本化股價表現不及預期,財團或將面臨賬面虧損,這或許是智聯招聘遲遲未推進再資本化的一個重要原因。不過,科創板的推出,或將給智聯招聘這類大數據科技創新型企業一個轉機,科創板既接受紅籌架構企業,可以縮短企業資本化周期,同時保薦券商需要跟投,可以保證企業估值合理,減少破發風險。”

在科創板推出之際,智聯招聘請高曉松代言,大量投放地鐵廣告,背后是否有深意就值得去思索了。

針對智聯招聘是否有在籌備上市事宜,咨詢了智聯招聘方面求證,對方未予置評。

文 / 采集俠 2019/05/30

上一篇:國際工程機械展丨約翰迪爾:展出智能化和節能環保產品
下一篇:智聯招聘發布《2019春季人才流動報告》

友情鏈接: 諾達軟件  恩施青年網  勞動仲裁網  洛鵬律所  明星緋聞網  洛陽機械  中世普為生物  北京吸脂網  LG博客  游戲資訊網  

分析港彩平特肖尾软件